疫情下的北京城仍“一罩难求”:断货数天,一药店哄抬价格罚300万,不少人上街未戴口罩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10日

       北京图片报道 1月29日, 据最新报道, 北京确诊91例, 治愈4例, 死亡1例; 其中, 海淀区确诊病例21例, 朝阳区17例, 西城区8例, 丰台区7例。 、大兴区7个、通州区7个、昌平区7个、东城区2个、石景山区2个、顺义区2个、北京市11个。 随着确诊病例的不断增加,

居家保护公民就显得尤为重要。 然而, 《华夏时报》记者1月28日至29日在西城区连续两天采访, 却发现从车公庄到广安门再到右安门的16、7家药店的口罩全部断货, 而且 一些衣服, 也有人来店里买棉布口罩; 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 马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中, 仍然有很多人没有戴口罩, 尤其是一些小区里走路聊天的老人。 1月28日晚, 北京开出疫情以来的第一张罚单。 一家药店卖10个口罩850元被罚款300万。 早在1月24日, 北京市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时, 北京市就成立了物资供应保障小组, 积极联系协调外地口罩生产企业, 拓宽供应渠道。 但时至今日, 北京的普通市民依然“一罩难求”。 “口罩售罄” 1月28日, 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从陶然亭经南二环至右安门, 途经百芝坊至广安门、马连道, 沿途发现9家药店展示口罩、 酒精。 售罄。
        位于陶然亭西小区的一家连锁药店的店长告诉记者:“从春节前几天到现在, 口罩一直缺货, 最先售罄的是N95口罩, 很快 医用口罩不见了。那里没有口罩了。” 记者在右安门一家药店看到, 玻璃门上贴着“口罩卖完了, 酒也卖完了”,

店里的口罩货架空空如也。 店员告诉记者,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货, 药店也很着急, 也在四处寻找供货渠道。 一位市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了解到, 酒精等消毒用品也缺货, 打算买几盒消毒口服液留着。
        1月29日凌晨, 记者从右安门一路走到车公庄附近。 他经过的8家药店都被告知没有口罩卖。 只有一名药房店员告诉记者, 明天早上可能会有一批口罩到货, 但不确定。 她建议记者早上8点过来看看。后来, 记者在一家商场一楼的服装店看到, 有顾客来买棉质口罩, 冬天保暖。 顾客林女士说, 她前一天晚上刚回北京, 路上用的一次性口罩就扔掉了。 她今天一大早去了很多地方, 都买不到口罩。 买一个普通的口罩可能比什么都没有好。 林女士告诉记者, 她初二在京东和淘宝下单买口罩, 但物流信息还没有发货, 提示都是“最快2月4日前发货” . 这与发生在记者身上的事情相似。 春节前的1月22日, 记者计划春节后回京工作, 提前在京东下单。买了口罩, 直到1月26日准备回京才看到发货信息, 赶紧又去淘宝下单了。 结果要么是缺货, 要么是预售期是30天。 发现备注中写着“最快会在2月4日前发货”。 对此, 记者查阅多方信息后证实, 目前线上平台下的所有订单均需排队等候, 短时间内无库存。 连一盒300多元的5片也断货了。 1月29日中午, 记者找到位于北京的一家工厂位于北京的南鼎口罩旗舰店,

看到库存信息后迅速再次下单。 付款后, 我发现交货时间还要等到二月份。 登陆南鼎口罩公司相关页面, 可以看到, 在公司保证不涨价的同时, 所有工人都在生产线上加班; 即便如此, 产品供应期也不得不延长至 30 天。 记者给南鼎科技公司的李总打了电话, 但打不通。 这么多人不戴口罩! 一方面买不到有效的防护用品, 另一方面也采取了越来越严格的防控措施。 记者在北京西城区多处社区看到, 在走廊入口和电梯显眼位置张贴疫情防控注意事项, 部分社区还设置了废弃口罩专用丢弃桶。 然而, 记者发现, 在打开多个废弃口罩的垃圾箱后, 要么是空的, 要么是与其他生活垃圾一起扔掉。 取而代之的是, 他们看到丢弃的口罩与普通垃圾桶中的生活垃圾一起扔掉。 实体店和电商短时间内买不到口罩, 稀缺商品一应俱全, 这让一些不法商家产生了歪门邪道。 1月28日晚, 北京市市场监管局接到举报后, 在丰台区济民康泰大药房第55分店检查发现, 该药房以200元/个的价格采购3M品牌8511CN口罩(十只)。 盒子。 包装), 外销价格大幅提升至850元/盒, 而同期这款口罩网上售价为143元/盒。 对此, 监管部门开出了北京自疫情爆发以来的第一张罚款单, 罚款300万元。 据了解, 1月23日以来, 北京市共立案查处价格违规案件31起, 其中1月28日立案15起。需要口罩的买不到, 囤积口罩的倒卖 价格高。 结果是稀缺资源的错误分配。 1月28日至29日这两天, 记者走访了西城区多个路口。 虽然行人少了很多, 但也有相当一部分偶尔外出的市民没有做好戴口罩等防护措施。 “一个口罩80多块钱, 还是一次性的, 戴起来太贵了。
       ” 一位刚从路边菜市场回来的女士告诉记者。 一位走在广安门内小区的老人说, 门口的药房不卖,

然后不知道去哪里买。 至于为什么不戴口罩, 他很不情愿地说:“我身体很好!” 两人刚回到北京。 办公室工作人员在一家药店会见了记者。 他们说:我之前买了一个普通的医用口罩, 路上戴了一个, 剩下的留给老家父母。 原以为北京货源充足, 今天才发上来。下午, 我用围巾捂住嘴, 没有买口罩就到处乱跑。 原因是多方面的, 记者在路上看到形形色色的人不戴口罩:汽车司机没有戴口罩, 车窗半开呼吸; 上下出租车的乘客摘下口罩, 点了一支烟; 一个厨师, 耳朵上挂着口罩, 嘴里吐着烟……

返回到上一页>>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00-2022 中铁物流有限公司 zhongtiewuliu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www.saawanthemovie.com) ICP备案号:陕J7-20162058